拉锯战的几种模型

自从接触《星际争霸》一来,我一直对其中拉锯战和塔防这两种玩法非常感兴趣。塔防已经成为了一种耳熟能详的游戏类型,而拉锯战所知道的人还那么多——虽然已经有了不少这种的游戏,但并不像塔防一样能一提就让人知道这种游戏的玩法。

拉锯战的玩法有以下几个特点:双方玩家对抗,花费资源向战场中投入兵力,然后士兵们会自动向前方移动,遭遇敌军就会自动展开战斗。由于这种特点,交战点一般会在某个特定的地点展开,双方不断投入兵力,交战线互相拉扯,就像拔河一样,所以被叫做拉锯战(Tug of war)。

以下是拉锯战几种常见的设计模型:

小兵的生产方式

一些拉锯战中玩家花钱购买的兵会直接在游戏中出现,而一些拉锯战中玩家购买的是自动产兵的建筑,只要建筑物还存在就会不断的自动产兵。第一种方式的模型较为简单,第二种方式则会导致随着游戏的进展,单位的数量不断增多,很容易影响到游戏的运行速度,所以第二种做法的拉锯战一般还有一种建筑物升级的机制,来降低单位的数量。

从经济角度来讲,第一种拉锯战玩家的投入容易估算,第二种则由于收益更长期而难以估算,所以平衡商业更难以调整。

从策略的角度来讲,第一种拉锯战对不对的策略组合转型更容易,而第二种则很难转型。

从玩家的操作强度来讲,第一种由于需要玩家不断地花钱造兵,而第二种只要造完之后就不用再管了,因此第一种的操作强度会高于第二种。这并不是一个坏事,因为第二种拉锯战往往玩家能够做的太少,很容易使得游戏节奏拖沓、玩家觉得无聊,因而在第二种拉锯战中往往还要给玩家别的事情可做,但第一种只要控制好节奏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这两种方式实际上是可以结合的。

小兵的进攻方式

传统的拉锯战士兵一旦生产出来之后就会立刻前往前线,然而我们都知道,双方同样是5个士兵的话,5个士兵一起前进会很轻松地打败对方一个一个前往投入作战的5个小兵的。我们可以从兰彻斯特方程来对这个现象进行解释:

远距离交战的时候,任一方实力与本身数量成正比,即兰切斯特线性律。
在近距离交战的时候,任一方实力与本身数量的平方成正比,即兰切斯特平方律。
战斗力=参战单位总数×单位战斗效率

假设每个小兵的攻击力是1,生命值是5,那么一个一个前往作战的这一方5个小兵都死光后,对方才会死掉1个小兵。

如此一来实际上技能熟练的玩家会想办法尽量去积攒大批的部队同时展开对对方的进攻,在没有其他条件影响的情况下,这是获得优势的唯一方法。一旦玩家的单位形成了集团军,对方虽然总产能可能很强,但由于无法结集成规模,很容易陷入无法反败为胜的境地中,这样的游戏正反馈过强,是应该避免的。玩家应该任何时候都有反败为胜的可能性,而不是因为一个前期的失误再也无法挽回颓势。

远程单位和近战单位

兰彻斯特战斗方程还向我们揭示了一点,就是远程单位变多的时候战斗力要比近战单位增加的快得多,因为远程单位的战斗力与数量的平方成正比,而近战的只与数量呈正比。因此在做得不够好的拉锯战游戏或RTS游戏中,聪明的玩家会很快地掌握到造出一大团远程单位就会获得无敌兵团这一真理,《帝国时代》一代就是这种游戏,二代三代之后通过兵种克制的剪刀石头布机制解决了这一问题,但解决得不够巧妙。

想要避免这种无聊情况的出现,就要对远程单位和近战单位进行改良。《战锤40000》在这方面做得十分出色,他的很多机制都是可以借鉴的,如远程单位的命中率惩罚,近战单位的强力的秒杀敌方单位的能力,近战单位强大的突进技能和控制技能等等,一旦近战单位突进到远程单位人中就会展开无情的屠杀,因此玩家不能傻憋远程军队——但他对玩家的即时下达指令能力有着很高的要求,想要适合于自动战斗的拉锯战需要进行改良。《星际争霸2》则是通过提供给玩家大量的范围伤害能力来解决对方纠集成团的军队的,但他们做的不够好,《星际争霸2》中的近战单位的实力非常差,已经沦为了远程单位的天下,这是因为近战单位缺乏有效的突进能力(神族叉子的冲锋+母舰的减速使情况稍微有些好转),远程单位的命中率是100%,而且很多远程单位都拥有强大的范围攻击能力。

正反馈

做的不好的拉锯战很容易正反馈过强或过弱,过强会使得弱势方无法翻盘剩余的游戏时间变成垃圾时间,过弱则会使得双方在很长的时间内都无法决出胜负。《COC》就有这个问题,由于双方的总兵力是固定的,投入战斗后会不断消耗,最后就会产生双方都只剩下一小撮残兵败将游戏半天也没法结束的情况,因此《COC》为每场战斗强制设定了一个3分钟的最大时间,超时就会结束。

这有点像象棋,在游戏开始的时候双方的棋子都是最多的,不断厮杀后有可能陷入残局。

有些拉锯战的做法是每回合双方的军队对冲,战斗结束后剩余方的单位越多对对手造成的伤害越大,这是一种很好地解决反馈问题的方法,但游戏也变成了回合制的。

《剑与勇士》和其他一些拉锯战为玩家引入了直接影响战场的能力——魔法,会对兵线的位置产生重大的影响,但也引入了一种新的资源,需要玩家去掌握。

游戏的节奏对了,基本就做完一半了!

非对称

传统拉锯战都是对称的,也就是双方在战斗过程中拥有的能力是一模一样的,而《COC》变成热门游戏之后,证明了不对称的游戏也是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欢迎的,这对拉锯战类型的游戏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手游创新时如何避免诞生黑暗料理

“你吃过五仁陷月饼吗?”

我常想,做游戏就像做厨子,创新菜式不是个坏事,但“橘子煮面条”、“荔枝蘸酱油”等黑暗料理的出现,实在是过于可怕。

然而,种种黑暗料理却也正在游戏界中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

人人都想创新。近几年“微创新”更是被四处提及,然而很多游戏在我的印象中就是按着如下方式设计出来的:

“我们把最近时髦的所有游戏的所有玩法都融合到一起,做一个新游戏吧!”

然后就出来了一道黑暗料理大菜,不同玩法粗暴融合,游戏体验割裂严重,比如《梦塔防》和《Heroes May Cry》。

以下是我认为进行不同类型游戏的融合创新时,要必须注意的几个方面:

交互模型要统一

交互模型常见的有两种,多处存在型(又叫上帝视角,如RTS、策略游戏、模拟经营游戏)和基于化身型(如动作游戏、射击游戏)。我们之前做的《阿巴顿之战》是一款塔防,塔防一般都和RTS一样是上帝视角的,但由于融入了英雄,所以我们把他改成了一个基于化身的塔防。还有一些游戏如《兽人必须死》和《铁腕军阀:冬季攻势》都分别将塔防与TPS、FPS融合,都成为了基于化身的交互模型,比较出色。而反面例子则有《城堡风暴》、《DOTA》等(和《DOTA》相比,更加基于化身的《LOL》则在这方面做的更好些)。

游戏目标要统一

手机游戏往往并不是那种能够依靠巨大而丰富的游戏内容来为多种不同玩家满足各种需求的大型游戏,而且由于用户的注意力更加分散,竞争更加激烈,因此第一时间让玩家知道游戏目标,并且持续给玩家追求下去的动力是非常重要的。比起高大全,抓住一点进行突破更能创造有竞争力的游戏。

不同类型融合时如果不同的玩法让玩家追求的目标完全不同,这是更符合端游时代的做法,在手游上这么做会扰乱核心体验,使得玩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嘛。。

经济系统/游戏循环要统一

如果不同模式各自拥有独立的一套经济系统,那么游戏模式的割裂就十分严重了,融合度很低。比如我们做一款格斗+模拟经营的游戏,那么培养格斗家所需要的资源和模拟经营部分的资源就应该是同一套资源,这样游戏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如果一个FPS+塔防游戏中造塔和买枪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资源,资源的产出方式也互不相干,那么很多FPS玩家根本就不会搭理游戏中造塔的那部分——反正我只喜欢枪,而且什么塔都不造也不耽误我买枪。

传统的MMORPG往往会有着多种资源驱动的循环,如PVP玩法有着PVP玩法专有的奖励,而PVE则完全是另一套玩法和奖励,这样实际上就产生了两套资源,玩家的追求目标和游戏循环都是单独的。对于玩法更加紧凑的手游来说这不是个好事——玩家越来越懒得去管理大量的资源和道具了,他们只想更快速地开始玩游戏。别惹毛了你的用户导致他们去玩别的游戏。

紧凑的循环,突出的核心玩法,明确的游戏目标,统一的操作方式,能够满足这几点进行创新的游戏虽说不能保证成为绝代佳作,但起码不会成为黑暗料理。